杭州融景金融服务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产品分类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陈小姐
电话:0571-8672456
邮箱:service@sh-smait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人民币八连跌疑云:央行放手意图明显 尽在掌控之中

编辑:杭州融景金融服务公司  时间:2015/12/23  字号:
摘要:人民币八连跌疑云:央行放手意图明显 尽在掌控之中

12月16日,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.4626,较前一交易日跌67个基点,已经是连续第八天下跌,累计跌去775个基点,并且创下2011年7月19日以来新低。12月11日,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正式发布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,市场认为人民币与美元脱钩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弹性增大。“以往年均3%-5%的波幅,今后将会上升至年均8%-10%。”12月15日,招商银行同业金融总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告诉本报记者,人民币波幅最终与其他主流货币相当,但这是一个渐进过程。

  显然,今后人民币绝大多数时候将由市场说了算。人民币国际化渐近,汇率市场化后,人民币对美元将会大起大落,对外贸易的企业选择结算货币将充满挑战。“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除非出国旅游、读书等必需,实际上没有避险的必要。”深圳某券商首席宏观分析师说,除非资产庞大需要全球性配置,否则汇兑损失以及境外投资难等诸多原因,“出海”并不一定划算。

  跟随市场起舞

  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连连下跌。12月15日冲破6.45关口,跌至6.4559;12月16日冲破6.46关口,跌至6.4626元。央行并没有动手干预的意思,而是任其连续八个交易日贬值。

  人民币汇率迎来一个崭新的时刻。12月1日,人民币加入SDR,人民币国际化路径加快,其最终目的是市场化。12月11日,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发布,市场为此躁动不安,认为人民币将与美元脱钩,人民币对美元打开贬值空间。

  央行转用评论员的文章定调:今后市场主体不应只盯住美元,而应更多地参考一篮子货币,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去适应。从中长期基本面看,人民币汇率有条件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。

  本报记者了解到,多家证券公司最近几天都在紧急召开电话会议,国内外银行、投资机构纷纷了解这一新变化带来的影响,即人民币对美元究竟会怎样,走势将向何处?

  “如果我们把从2005年汇改到2012年人民币单边的升值比作一个白色地带,把人民币单边的贬值比作一个黑色地带的话,那么未来人民币汇率不是黑也不是白,而是一个灰色地带,它可能是一个区间波动的状态。” 12月15日,招商证券宏观研究主管分析师谢亚轩在对投资者的电话会议中称。

  那么这个区间波动的中枢在哪里,其上下边界如何?谢亚轩认为,美元在整个加息周期里可能是偏强的,“如果我预测未来一年美元指数以100为中枢,在90-110这样一个区间内波动的话,人民币汇率可能以现在的6.4为中枢,上下波动3%就够了(即人民币对美元处于6.21一6.59之间)。”

  最近几天,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放开出现连续下跌,12月16日已跌至6.4626元。中间价与离岸市场的价差急剧缩小,此前两者价差逾千点,现在两者价差缩小至700点上下。一般来说,离岸市场价格反应更加市场化和情绪化;而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此前反映了央行意愿,而最近发生的八连跌,可见央行放手意图更多由市场决定。

  人民币对美元连续贬值,空间有多少?时点有多长?何时又会出现升值拐点?人民币对美元波幅和频率加大,实际上最终还要看美元指数以及国内基本面。

  美元是否加息成为一个关键时间点。谢亚轩称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确认反弹需要两个条件,“一是美元指数回落时间足够长,至少持续一个月、两个月、三个月甚至更长时间。二是美元强势带来的去杠杆力量会停下来甚至会出现相反的反馈。”

  尽在掌控之中

  人民币汇率推向市场化,人民币对美元开始出现连续贬值。人民币对美元汇改十年来升值超过30%,今后几年会不会出现同样甚至更大幅度的贬值?

  “参考一篮子货币不等于盯住一篮子货币,不是机械地按篮子货币汇率指数的变化来调整人民币汇率,还需要将市场供求关系作为另一重要依据,再加上必要的管理,最终形成灵活浮动的汇率。”12月14日,央行推出评论员文章中如此表述。

  什么意思?也就是央行除了重点参考一篮子货币汇率指数和市场供需,必要时还会干预。央行目的是放开人民币汇率干预,最终实现“清洁浮动”,但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而是长期的过程,在此过程中一旦人民币出现超出预期、极端的浮动,央行仍会做出有力干预。

  刘东亮称,由于篮子存在自动调节汇率的功能,我们预期央行干预汇率的力度会逐渐减弱,这有助于中国保持货币政策的独立性,有助于央行将更多精力转向对货币政策的调节。“但央行不会放弃干预,当人民币汇率对美元出现极端波动时,央行一定会出手稳定市场,实现‘清洁浮动’仍需相当长的过程。”

  上述评论员则称,从中长期基本面看,人民币汇率有条件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。首先,尽管我国经济增长正在从高速向中高速换挡,但从全球横向比较看仍属较高水平。其次,我国劳动生产率增长仍持续高于其他主要经济体,为我国出口提供了有力支撑,同时大宗商品价格下降有利于节约进口支出,使得我国有条件保持一定规模的贸易顺差。

  人民币汇率中长期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,短期出现贬值则应该习以为常,贬贬升升,有贬有升,一旦人民币汇率打破单边升值和贬值,其波动幅度加大之后,对企业国际结算以及汇率交易带来了更大的挑战,需要重新适应这一新变局。

  谢亚轩强调,对汇率的理解可能要放弃过去那种简单的“不是升就是贬”的观点,要用一个区间来看待它,第一,中国是一个比较大的经济体,人民币汇率牵一发动全身,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;第二,中国的央行也是比较有力量的央行,它还有足够的外汇储备去稳定这个市场。“基于这些考虑,人民币汇率维持区间波动,特别是在外部环境配合的情况下,还是完全有可能做到的。”

上一条:马光远:美国加息如何影响中国经济 下一条:北京56银行网点可提取公积金 若骗提3年内将不得提取